咨询热线: 4006699039
免费在线法律咨询   |   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案例 > 建筑工程 >

替人做工程,却难以追回工程款

委托人替人做工程,却难以追回工程款

    唐一菲律师厘清法律关系,成功为其追回12万元

 


案件领域:合同经济类案件,劳务合同纠纷
2016年3月份湖南某公司与长沙某公司签署了《***精装修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由湖南某公司为长沙某公司提供某商业中心的精装修工程施工服务,合同未约定不能分包。而后,在2016年12月份,湖南某公司与湖南另一公司签署了《建筑装饰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湖南某公司将前述工程中的铝板及水电安装工程分包给湖南另一家公司。2017年3月,湖南另一公司又与尤某签署了《***工程劳务承包合同》,将铝板装饰工程的劳务分包给了尤某,尤某联系文某召集系列人员先后进场进行铝扣板安装等实际施工。进行工程结算时,尤某在结算单上进行了签字,并向文某承诺会委托湖南某公司支付工程款,湖南某公司在承诺书上盖章确认,但文某及手下的农民工们并未追索到款项。文某就结算单及承诺书两证据找到我所,希望能为其和农民工讨回工程款。
本案委托人文某等人仅认识尤某,并不知晓涉案其他合同关系。委托人只是从发包到承包商承包、分包后再转包链条中的最底端,对上游合同关系缺乏视野,且由于是农民工,在社会上属于弱势群体,维权之路阻碍重重。
本案代理律师提出如下代理思路:考虑到尤某作为劳务承包商已经跑路失联且户籍地在隆回县,将来案件若胜诉,案件标的得到完全履行的空间太小,根据现有结算单上的一纸红章,律师追加湖南某公司为被告;指导委托人收集增补工人们“讨薪”的视频资料及工程结算单等证据,以此证明施工楼盘及合同履行地在雨花区,确定了本案管辖法院为雨花区人民法院;通过现有法规对农民工的保护,厘清辩论要点积极诉讼。
唐一菲律师在立案时为委托人初步预估执行风险,就现有证据条件尽可能地为委托人争取确认是否有多个诉讼主体,以此更加稳定地保障委托人的权益。通过大量的沟通工作,并根据司法实践经验,唐一菲律师厘清了案件中的法律关系,成功找到了本案的相关责任人。最终法院判决湖南某公司和尤某连带支付105000元及自2017年8月17日起算的利息。后被告湖南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长沙市中院,中院维持原判,驳回了湖南某公司的上诉请求。在二审判决生效以后,唐一菲律师于2020年为委托人向雨花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20年6月9日,委托人收到了由雨花区人民法院的执行回款121298元。
尤某等人对判决结果感到非常满意,并对唐一菲律师表达了由衷的感谢。生活中,由于农民工所处地位及维权意识的缺失,他们的权益经常是缺乏保障的。在农民工的权利保障方面,我国已经有较完备的法律法规,但实际的应用还任重道远。本案中,代理律师为作为实际施工人的农民工人们提供了救济途径及风险警诫,并最终追回了施工款项,有效缓和了社会矛盾,推动了社会的和谐进步。
 
 
 
*为保护客户隐私,案件详细信息已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