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203141880
免费在线法律咨询   |   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主页 > 经典案例 > 建筑工程 >

被继承人的继女从未履行赡养义务却想继承遗产

被继承人的继女从未履行赡养义务却想继承遗产,

    郑芹律师帮助委托人收集证据,力证继女无权继承财产

 


案件领域
:婚姻家事类案件,继承纠纷
被继承人于1984年7月10日与郑某A登记结婚,郑某A系二婚,郑某A离婚带了一个女儿郑某B,被继承人夏某与郑某A结婚后共同抚养郑某B,郑某B系被继承人继女。夏某于2012与郑某A离婚,此后夏某与郑某B再无往来,郑某B成年后未赡养过夏某。被继承人夏某身体状况较差,多年来一直由委托人照顾,2019年11月29日被继承人因病死亡。委托人系被继承人夏某的弟、妹,属于第二顺序继承人,而此时郑某B也要求继承遗产,故委托人提起上诉,并委托我所代理其案件。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郑某B能否作为与夏某具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继承夏某的遗产,案件办理的关键是要证明郑某B未对夏某尽过赡养义务,夏某系由委托人赡养,郑某B与夏某之间的拟制血缘关系已经解除。
郑芹律师接受委托后,与委托人积极沟通、了解案情,提出如下代理思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3条规定,“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由此法律上认定继子女与继父母之间系拟制血缘关系,在继父母离婚后,双方姻亲关系即解除,继子女对继父母是否享有继承权应通过双方是否仍然具有扶养关系确定;夏某的继女郑某B与夏某共同生活多年直至成年,夏某对其履行了扶养义务,但在夏某与郑某A离婚后,郑某B既未给付夏某赡养费亦未对其给予生活上的照料及精神上的慰藉,郑某B与夏某的拟制血缘关系自夏某与郑某A离婚之日起就已解除;在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情况下,夏某的遗产应当由第二顺序继承人即委托人继承。
在本案诉讼过程中,郑芹律师申请了由三名夏某生前的邻居及朋友出庭作证,证明郑某B多年来对夏某不管不问、未履行赡养义务,郑某B与夏某之间的拟制血缘关系已解除,郑某B不属于与夏某具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亦不属于夏某的法定继承人。最终法院判决支持了委托人的全部诉讼请求,夏某的遗产由委托人继承。
得到了公平的裁决,委托人对判决结果表示非常满意。随着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人们的私有财产日益累积,遗产继承领域的纠纷也随之增多,这就更加需要为公众普及继承法知识,让老年人了解应当如何合法合理分配自己的财产,避免家庭矛盾的产生,这对于构建和谐家庭和推动社会和谐发展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为保护客户隐私,案件详细信息已做处理